做能辩论的公民——2022年科学史系毕业典礼致辞

很荣幸今天代表本科科学史辅修班的老师发言。本科专业的建设,一直是我们清华大学科学史系的工作重点,在全国来说,我们也是第一个招收本科生的科学史系,现在是培养辅修专业,将来还要培养主修专业。 那么,为什么要让本科生学习科学史专业呢?当然,一部分目的是要培养未来的科学史学者,提升我们研究生的生源。但是更多的本科同学毕业之后未必会接着读科学史,甚至也未必走上学术道路…

阅读全文

悼念祥龙大师

张祥龙老师昨日仙逝…… 我本科时有幸旁听了他的哲学导论课,后来也还有不少学术的和私人的交往。我一直习惯叫他祥龙大师,因为他是第一个让我感受到大师气象的人,真的是汇通中西印,让人感受到思想的深邃与丰富。 祥龙大师虽然思想尚古,但视野广阔、跟进前沿。他坚持阅读最新的科技杂志,聊起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等话题时相当内行,我认为比很多钻研所谓人工智能哲学的专家理解得更准…

阅读全文

猫版药神为什么错了?

这篇约稿发表于《中国科学报》 (2022-05-05 第3版 综合),标题改为《“猫版药神”为何被刑拘》,这是一个与我本意有较大偏差的改动,文章内容也有一定重要改动,特别是最后一段。我理解这种改写,所以也没再申诉。我的观点是猫版药神是做错了,但并不意味着刑拘他的理由是对的。我并不是为刑拘他辩护,而是为科研伦理和科研规范辩护。 几年前,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了…

阅读全文

从蜗牛壳到元宇宙——技术“器官”的进化论

几个月前录的一个讲座,今天发出来了,我在这里也把原始的逐字稿贴出来。这个讲座名义上是讨论《物种起源》的,主要是讲技术与进化,这方面其实当年的另一个讲座更加清楚:进化中的人与技术——技术也需“多样性保护区”。这次是加上了“元宇宙”。最近关于元宇宙的讲座也很多,不过基本观点没太超出之前贴在这里的系列文章,所以我也不另贴了。 我今天讲的主题,是我2020年出版的《…

阅读全文

科学地对抗科学的扯谈的《扯谈》——《拆穿数据胡扯》推荐序

以前都是在报纸上写书评,这回第一次受邀写了篇推荐序,可以在中信出版集团新出的《拆穿数据胡扯》里头看到。既然是推荐推销,应该也能转发在这里吧。 需要说明的是,拿到样书时暂定的中译标题是《科学的信号与噪声》,正式出版时改成了现在的《拆穿数据胡扯》,所以我写推荐文的时候是从译名说起的,出版时吐嘈书名的部分有删减。 书中讨论的不仅包含“数据胡扯”,用数据进行包装只是…

阅读全文

天与

2022年4月1日11点39分,一个新生命呱呱坠地了。是的,我有了个女儿~ 名字前些天起好了,就叫胡天与。 放心,我不会突然变成晒娃狂魔。在公共领域的文字不会过度私密化。这篇文章一方面是特殊的纪念,另一方面也是借着女儿的名字聊一聊某些一般话题。 我爷爷当年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天定”,无非是天命定当之意。不过最后没用上,大名是爸妈起的,拿了个定字给我做小名…

阅读全文

元宇宙中的科学博物馆:展望数字藏品的未来

最近有几次聊起把NFT和科学博物馆相结合的可能性,包括区块链圈子的和VR产业的。我的想法记录在这里: 博物馆的数字化不是一个新闻了,很多年前都在搞,特别是国外的很多博物馆,早就已经把多数藏品数字化后公开在网络上,当然数字展厅之类也早就有很多建设了。我们清华科学博物馆也不算落后,每一次展览都会做成“3D数字展厅”。 但目前的数字化,基本上还是比较单薄的,无非是…

阅读全文

无中生有——元宇宙如何吹大泡泡

最近NFT圈发生了里程碑式的大事件,都是由无聊猿的团队Yuga Labs发起的。先是收购了Cyberpunks和Meetbits的IP——加密朋克(Cyberpunks)是NFT市场的先行者,甚至说是创世者(之一),而Meetbits是加密朋克的衍生项目。 然后Yuga Labs又推出了猿币(Apecoin),其中一部分空投给所有ape系NFT(BAYC、M…

阅读全文

关于科研失败的采访稿

之前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我答了很多,他们汇总成文的时候其实就摘了我两句话,在这里贴出我的原始回答。 1.曾有人提出“失败是指行动结果偏离预期目标,或者是终止(中止)没能达到目标价值的行动”。您如何理解“科研失败”?失败与成功之间的关系是辩证的,您认为,什么样的科研算是“失败”的?“科研失败”有没有可能分为几种类型? 如何定义失败当然取决于如何定义成功,所…

阅读全文

元宇宙:信息世界的“新大陆”

“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网络空间也有主权”——当然我不讨论这句话本身,让我们假设这句话成立吧,网络空间也有主权,那么,在主权与主权之间,在主权的边界之外,是什么地方呢? 就现实空间而言,主权的边界就是国界,在一国之界限内,该国可以立法、执法,可以管辖和治理。而在边界之外,可能是另一国家在行使主权。 但是有没有一块疆域,它处于任何国家的主权边界之外呢?当然,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