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货币哲学》看NFT的价值

本文发表于《中国图书评论》,转载请与杂志社联系,引用格式如下:胡翌霖.从《货币哲学》看NFT的价值[J].中国图书评论,2022(12):7-17 导读:齐美尔的《货币哲学》阐发了一种相对主义版的康德先验哲学,用“距离化”解释价值的由来,用交换活动解释客观性的形成。齐美尔批判现代货币经济颠倒了工具和目的,财产占有与主体的自由脱离了关系。在齐美尔的视野下,区块链支持下的加密货币或NFT,似乎蕴含着帮助人们重塑价值观的某些契机,促使人们回忆起价值的相对性和主观性,并从占有中发现自我的个性,让人们从现代性的迷惘中醒觉。 关键词:齐美尔、货币哲学、NFT 一、价值的先验哲学 《货币哲学》[1]是齐美尔(Georg Simmel,1858~1918)的代表作,这部出版于1900年的奇书至今仍是“货币哲学”这一主题下的经典,甚至可以为虚拟货币或NFT的价值问题提供启发。不过这部书不容易读通,因为它实质…

阅读全文

学哲学基本功:避免抽象物的实体化,反整体的普遍化

最近指导学生开题,感慨颇多。我其实一直都希望学生做史学,而不是做哲学,因为我的指导更加省事一点。做史学需要灵感和思维,但更重要的是水磨工夫,我提供一些大的思路上的启发和建议,让学生埋头啃书就完事了。但是学生要做哲学的话,我就头大了,因为哲学是最容易敷衍又最不容易蒙混的东西,遇到睁只眼闭只眼的老师,水点字数就交差了,但如果遇到要求高的老师,想要蒙混过关,并不容易。我自认为至少是有一定哲学品位和思辨要求的人,连我自己写的东西,很多时候都令我自己反感,更何况学生写出来的东西。但哲学又最最要求独立思想,我只能批评,不能代劳,我可以帮学生把这句话按我的思路重新表述清楚,但如果学生没有真正进入我的思路,到下一句话就立刻要打回原形。 上面讲的“敷衍”和“蒙混”两个词,看起来是近义词,但使用起来仍有微妙的差异。“敷衍”往往要求双方达成某种默契,不认真深究,做做表面文章。你也知道你的东西不咋地,我也知道你在…

阅读全文

哲学为什么要晦涩?——从浙江满分作文谈起

最近一篇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热议,但矛头经常就指向“晦涩”,作者起手引用了以晦涩出名的海德格尔,又加深了人们对哲学=晦涩的刻板印象。 在我看来那篇高考满分作文,关键不在于“晦涩”,而在于“装”、故作晦涩。一些哲学家之所以晦涩,是因为他们往往构建了一个宏伟的思想大厦,编织起一套自圆其说的概念系统,外行如果不熟悉基本套路,就很难理解其只言片语。 好比说一句数学公式,你如果不熟悉其中每一个符号的定义,你读起来当然像天书一般,但实际上之所以要运用这些外行难明的符号,为了恰恰是让表达简明准确而不是增加阅读障碍。 哲学家也是一样的,本质上讲,晦涩的语言是为了更简明、准确地表达思想。当然,英美分析哲学和欧陆哲学的风格很不一样,分析哲学的文本外行也不好读,因为大量使用数学化的表达方式,而欧陆哲学则喜欢在日常语言之上玩文字游戏,使得他们写作风格方面的晦涩更加出名。 晦涩的语句背后的铺垫和语境非常重要,但不同…

阅读全文

康德论“不可说谎”

我读康德主要还是纯批和其它有关形而上学的部分,伦理学部分读得不太多。当然,在学一般的伦理学时,会读到一些二手介绍,但一般也就是简单地讲一下所谓“绝对律令”,笼统地把康德归入所谓“义务论”的代表。我虽然研究不深,但是感觉这些乏味的总结很难展示出在康德文本中感受到的力量。 康德的“绝对律令”并不是真的某一条现成固定的绝对教条,而是指一种思维方式,反而是对教条的一种制约:凡是能奉为教条的,一定应是可以普遍化的。以大白话来说这似乎是一句废话,但它确实有很强的力量。 康德最大的问题是,受到牛顿力学的影响太深,而康德之后的诠释者则更加深陷于精密科学的思维方式,最后试图把伦理学搞成一个公理化、普适化、去语境化的规则体系。但如果我们不走科学化的路数,把康德的律令理解为某种“自省”的指导原则而非规范匿名他人的客观规则,那么或许可以把康德的伦理学改造得更活泼得多。 康德明确论证的少数“律令”之中,最令人印象深…

阅读全文

个性哲学vs.命题哲学:谈欧陆哲学衰落之必然及其意义的不朽

之前在微博上提过一嘴,因为文字量比较少,所以也没想往博客上放。昨天小读书会中又提到了这个问题,想想还是贴一下,毕竟是一个对哲学的基本定位问题。 拜占庭人应以罗马自居 师承吴老师,我的哲学立场当然是偏向于欧陆现象学的,不过其实我不太愿意以现象学或欧陆哲学自居。就好比说东西罗马帝国分裂之后,外人叫东罗马、西罗马,后来又管东罗马帝国叫拜占庭,但其实拜占庭人并不以拜占庭这一旗号作为自我认同,而仍然是以“罗马人”自居的。哲学也是类似,20世纪哲学分裂为欧陆哲学和英美哲学,欧陆哲学又被称作现象学,但这是外人眼里的界定,就我们自己来说,我们不是“欧陆哲学家”,也不是“现象学哲学家”,我们就是“哲学家”。我们的祖师爷并不是胡塞尔,而是柏拉图。 当然,这么一说就有点不吉利了,拜占庭帝国虽然号称继承罗马正统,但总归是日薄西山,逐渐萎缩,最后只剩一座孤城苟延残喘,反而是“蛮族”的后裔日渐壮大。现象学似乎也是类似…

阅读全文

谈背板——Beat Saber现象学

最近VR基本都在打Beat Saber,多少应该算是进入高手层次了?官方乐曲中除了标准模式全部A且Full Combo之外,最近开始攻克无方向模式和单手模式,两种模式下也各有3关FC了~ 最近技术哲学导论课刚讲完斯蒂格勒的第三滞留,其中一个环节就是对乐曲的现象学分析。把这套现象学分析用在这里,倒也有点意思。 刚接触到Beat Saber这款游戏时,很多人都会对expert难度望洋兴叹,觉得难以企及,以为只有靠“背板”才可能通关。 Beat Saber的规则很简单,就是随着音乐的节奏飞来一个个小方块,然后你必须根据小方块所显示的颜色和箭头来用恰当的手(左手或右手)去沿着恰当的方向逐一劈砍掉这些方块。如果连续劈错或漏过多个,就gameover。我达成的的full combo就是指从头到尾一个不漏一个不错。 但expert难度下小方块飞来的频率是非常可怕的,我们面对纷至沓来的小方块感到无所适从,…

阅读全文

“物以稀为贵”的存在论基础——兼论比特币为什么值钱

这本来是一篇谈比特币的短文,一时兴起起了一个唬人的标题,结果就写着写着变成了一篇哲学随笔。其实这个标题不算离谱,从最开始,我关注比特币,就是把它当作我的哲学思想的一次应用,之后几年,我仍在不断应用自己的技术哲学或媒介哲学,来诠释比特币的意义。 比特币以固定2100万的上限,实现了稀缺性的保证,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比特币如此稀缺,自然是应该贵重的了。但是很多人并不认同,反对者主要有两方面的说法:1.比特币其实不稀缺;2.其它更稀缺的东西并不值钱。 所谓比特币其实不稀缺,有些最蠢的人说比特币的计量单位可以无限细化,所以总量无限,这种说法当然不值一驳,但其实也牵涉到某些深刻的哲学问题,例如“数”和“量”的区分,参考我微博上关于芝诺悖论的说法。值得注意的是另一些人的提法:因为永远会有层出不穷的山寨币,所以比特币其实不稀缺。 而所谓其它更稀缺的东西并不值钱,这种说法常见于一些刻薄的批评者,比如说我脑袋…

阅读全文

谈现象学(一)

最近看到祥龙大师的文章“什么是现象学?”,感觉大赞。他的这篇文章特别适合有一定西方哲学史背景知识,但又不了解现象学的人。张老师讲清楚了一些基本概念,也在字里行间体现了一些他个人对现象学的独到体验,可谓深入浅出的典范。 看过张老师的文章之后,我也忍不住想写写自己对现象学的理解,当然我的文章不可能和张老师相比,主要是为了厘清自己的概念。另外我争取写得更“肤浅”一些,完全不谈胡塞尔或海德格尔的专业术语。 汉语喜欢讲究“顾名思义”,现象学顾名思义就是以“现象”为焦点的学问了。什么是现象呢?网上随手搜出的含义是“事物表现出来的,能被人感觉到的一切情况。” 现象的日常含义就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表现出来”——现象从事物的“内部”“出来”而到了“表面”。与“本质”相对,“现象”是某种在事物外部流露出来的东西,“现象”是本质的外显。第二层意思是现象是被人“感觉”到的东西,是能够被眼耳鼻舌身触及的东西。在这…

阅读全文

哲学评弹【第二话】“天气真好”(上)真即着重

上一话的行文似乎还是有些学术化,这次争取讲得更随意一些,只提供启发,不负责深挖。 今天从一句日常话语出发:“天气真好”。本来我是想写“美女,今天天气真好”,讨论一下真、善、美、天、地、人,不过感觉牵扯太多了,于是收缩成这一句,只谈“真”与“善”。 “真善美”似乎是最严肃最神圣的“大词”,似乎是哲学家追寻的终极目标,一些人谈起它们来恨不得斋戒焚香、沐浴更衣,以示庄重。 但再傲慢的哲学家也难以把这些概念视为哲学的专利,因为这些概念太过日常了,每个人都会谈论,也会追求真善美。 为了体现优越感,有些人会作出区分,认为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追求的是一般的真善美,而咱们追求的是终极的真善美——至真、至善、至美。原则上这没错,但这里也容易遇到概念名词化的误导,仿佛我们要追求的是纯粹的“真”这样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超越于生活世界之外,悬浮在理念空间中等待我们摘取。但求真并不是去摘取某一个东西。真善美从来都不能…

阅读全文

哲学评弹【第一话】自由就像请客吃饭

既然想开”哲学评弹“这个栏目,我早已憋了许多题目想写,不过临到写时又不知道从哪里写起了。 还是先写一个老话题吧:“自由”。关于自由,我早已有很多文章在讨论,该说的其实都说的差不多了,但相关的讨论往往牵涉到自由与平等的异同,以及言论自由等具体问题上面,而且写得也不够通俗。在这里,我想仅就“自由”这个概念,做一个通俗的评说。 前一阵我接手参与编写一部文明史教材的两个章节,谈起关于希腊科学的写法,我被告知应慎谈“自由”,说自由是一个现代概念,很复杂,要讲清楚古代自由的意思很麻烦,等等。总之我能够理解“自由”这个词所包含的政治敏感性,因此一些人不希望在官方教科书中太多出现这个词也并不奇怪,因此我最终是能够妥协的。但我并不接受“因为这个概念很复杂,所以不适合讲”的这套逻辑。事实上很多概念在古代和现代都有非常不同的意思,要分辨清楚的确是“很麻烦”的事情,“自由”在诸多“复杂”的概念中还算是相对简单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