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学的“氛围”或新范式

在线教学阶段性反思 多年来最特殊的一个学期转眼间过半了,我的技术通史课已经上完八讲了,当然一直都是线上模式。而我主持的读书会自然也改成线上模式,我们在寒假期间就已经开启了“云读书会”,开学前两天一次,开学后恢复一周一次。 读书会通过zoom云视频会议进行,清华的大课(技术通史)采用雨课堂和zoom云视频会议同时直播。 虽然我在接受新技术方面也算比较先锋的,但以前也一直没机会搞起这类在线教学活动,这次终于亲身体验了一把,不妨在这里写点体会。 技术哲学不是白学的,在反思时,我自觉应用一些技术哲学和媒介哲学的思路。当然,只是启发性的运用,未必有多深刻。 首先,我努力悬搁关于“教学应该是什么样”的先入之见,因为当我们讨论网络教学有何优点,有何缺点时,我们往往预设了某种“完美的教学”应该有的样子。然而,这种“完美的教学”从来也没存在过。每一种教学都是依托于某一种媒介环境之下的,并没有“无媒介的教学”…

阅读全文

老师希望看到怎样的作业——“技术通史”作业布置感想

本文发出后博客莫名崩溃,恢复了好几次…… 《技术通史》课程就快结课了,下周我会写一份简单的总结,现在我先聊一聊作业的问题。 这门课的考核形式是比较创新的,包括期中作业40%+期末考试60%。 期中作业方面,我不希望看到学生抄袭剽窃,或者拼拼凑凑交一篇烂论文来,所以我提出了二选一的灵活方案:有兴趣或有能力的同学,还是可以写一篇小论文,6000字以上,我会按照学术论文的标准给予反馈;但不会或不乐意写论文的同学,就不用勉强,可以用一篇或多篇“读书笔记”构成,读书笔记的体例不限,可以写成松散的摘记,也可以写成书评,总字数也是6000字以上就行了。 至于期末考试,我尝试“完全开卷”的形式。什么意思呢,就是不光能带纸质书和印刷资料,还可以带电脑来上网。可以在任何地方搜索资源!(但不能使用社交软件与任何人即时交流,也不能在百度知道、知乎、论坛之类的地方现场提问。总之,除了搜索框之外,不能在网络上发出任何…

阅读全文

科学哲学原著选读之《科学革命的结构》(主讲人课后札记by一朵熊)

按:参考前一篇的说明,几乎同时交给我的。这一篇感觉风格完全不一样,反而有点太散了一些。不妨稍微勾勒一下在实际课堂讨论比较集中的,特别有意思,或者有争议的问题,会比较好一点。虽然我说只需要把讲稿稍作整理就行,但毕竟还是要稍作整理,总还是要体现一点课堂讨论的成果比较好。当然,主讲人也可以在这里随时批注补充~ 第一章 绪论 历史的作用   传统视角下,科学的发展被当作一个纯粹的积累过程:“事实、理论和方法在此过程中或单独或结合着被加进到构成科学的技巧和知识的不断增长的堆栈之中。”【1】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研究科学史的人只需面对两方面的任务:一.梳理正向的信息,谁、在什么时候、通过什么实验发现了什么定律、或者构建了什么理论?二.清理负面的信息,那些所谓阻碍了科学发展的错误、神话和迷信。【3】   以上思路,在实际研究过程中科学史家遇到了什么问题? 1 谁、在什么时候,很难…

阅读全文

科学哲学原著选读之赖兴巴赫(主讲人课后札记by浊物)

按:这是我要求学生在课后提交的文本记录。这个课后文本文体和篇幅不限,可以是课堂讲稿的稍作整理,也可以是重新组织的内容,目的一是便于随时回顾或纪念,二是延伸课堂讨论。所以我公开贴在博客上,所有同学和其它朋友都可以在这里继续留言讨论(特别是使用页边批注功能)。以下文字皆为浊物同学提供(我这里用昵称,各位同学随意用实名还是昵称来留言)。我自己会做一些页边批注,请读者留意~   课堂方式及反省 一点反省。胡老师作为旁观吐槽役和主讲规划这门课程。主讲还是要更多地准备,单纯地读完书,梳理出结构是不够的。因为课堂的主体还是集中于问题,依照着文本去讨论这些问题。文本很重要,但不像读书会,我们的问题会随着读书不断出现又不断解决。一门科学哲学课的阅读和推进是要关系着整个学术界前后问题域焦点的变化,这对于主要准备这本书的主讲人来说是比较困难的。所以就需要胡老师来做补充和回应。可能的一个困难就是主讲和胡…

阅读全文

新学期第一次读书会

过了一个暑假,虽然有个别核心成员或工作或出国,但读书会还是要继续办下去。在新人的补充下,第一期读书会还是有7人参与。地点在我整顿一新(误)的周转房。 这学期读福柯的《词与物》。本来考虑读《精神现象学》,但由于读书会的主力干将凋零,总感觉啃不动。偶然听说晋世翔也在带着学生读《词与物》,我一想这本书还挺合适,不如咱们也读一读,足够难啃,但也不至于像《精神现象学》之类的那么艰难。而且在适当缺席的情况下跳着读也还可以。比较适合目前咱们这个相对青黄不接的团队。 读书会的形式还是一贯的方式:轮流朗读,每读一两段停下来评论和讨论。逐段细读,但不抠字眼,观其大略,追求总体的启发和理解。今天读了大概一个半钟头,只读了前言部分。 因为正好赶上十一,在启动读书之外,同时进行聚会联欢。虽然我们读书会的风格是以聚餐联欢为日常,但今天尤其热闹了一些。两三位女生加上一位苦力在下午1点时就前往沃尔玛采购食材,下午读完书后…

阅读全文

课程计划:《技术如何塑造我们的日常生活》

又受到706青年空间的邀请,准备在暑假期间开一门课程,从7月下旬开始,每周一次,大约5~6次课。 他们在试探“项目式学习”的套路,我了解得不深,大约来讲,无非是一种以学生为中心,以问题为引导,以交互讨论为特色的课程形式,我也愿意探索一下更生动的教学形式。 认识你自己 我计划讲的课程是技术史与技术哲学的领域,这一领域一方面极为深刻,但另一方面也其实门槛很低。因为哲学的出发点并不是那些大哲学家的艰涩文本,而是每一个人自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每一个人都能够,也应该从自身出发展开哲学追问。所谓“认识你自己”,这不是哲学系师生的专利,而是每个人都必定会面对的大问题。 区别在于,不同人面对这一“反思自我”的大课题,有不同的态度和方式。许多人选择了完全回避,小时候听从家长安排,长大了服从领导指挥,自己只要混吃等死就完了,何苦追究这些不能提供实际利益的空洞问题呢?那些对“反思自我”的问题…

阅读全文

悼念叶秀山老师

叶秀山老师去世了,在教师节之际,写一点文字以作纪念。 叶老师与我有两层关系,首先他是吴老师的导师,也就是我的师公,另一层关系是,叶老师是我大学第一门哲学课即哲学导论课的老师。辈分上的关系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感受,叶老师在我记忆中的形象主要还是哲学导论课建立起来的,听到噩耗后我满脑子浮现的都是他掐着兰花指念Da~sein的画面。 当年的哲学导论课我公然在网上论坛与叶老师叫板,相关的内容我早前在博客贴过,这两天我又回去看了一遍,感觉我某些方面真是没变啊。我的第一篇帖子写于2004年9月10日,到今天正好12年,这12年里,我对哲学有了太多新的理解,但关于怎么做哲学的一些基本的态度,在当时就已经形成了。 叶老师的上课方式是非常吓人的,要知道当年我们只是刚从高中的应试教育脱离出来的大一新生,很多还是不情不愿地调剂到哲学系的,对哲学的概念可能还停留于中学教科书。而叶老师上来的架势基本上是一个针对研究生的…

阅读全文

关于小班教学

我曾经主持过“科学是什么”这门课附属的小班讨论课,当时也曾谈过相关的经验和想法。不过也说得不多。最近似乎北大元培班希望全面推广小班教学,吴老师希望我再系统整理一下相关的想法,于是我在这里再写一篇。 形式 所谓小班教学,在这里主要是指作为大班教学附属的由助教主持的小班讨论课这样的形式。而且不同于一般理工科基础课程所附属的“习题课”,我们在这里谈的小班教学更多地适用于通识性或前沿性的课程,特别是文史类课程。 理工类基础课程的“习题课”主要的形式是答疑,而我们说的小班课课主要的形式是讨论。 比如说,每周有一次由老师主持的大课,附加一次由助教主持的小课。大课可能有几百人参加,基本上以老师一个人唱独角戏的形式进行,在小课上,所有同学被拆分为二三十人一组的小班,每个小班由一位助教(一般是研究生)带领。 一些课如果本身就只有二十来人选,倒也不必再加以拆分,但“大班讲授—小班讨论”的形式仍然可以应用。 讨…

阅读全文

关于科学通史编史学纲领

  按照吴老师,科学通史编史纲领主要应解决如何“通”的问题,除了时代沿革的连续性之外,我们还希望打通科学与技术、西方科学与中国科学,把它们放在一个大的整体框架下讲述。 我和胜利师兄、晋世翔他们讨论,达成了一些基本的共识,首先是我们可以坚持“意向历史”的大旗,作为一个基本的辩护方案,当然,在阐释编史纲要的时候,没必要过多涉入其中的哲学细节。 大略上说,所谓意向历史,或曰先验历史,是从现时代我们的处境出发,去追溯这些境况的可能性条件——现代科学的世界图景何以可能?它要求数学化、机械论之类,那么数学化又如何可能呢,如此往前追溯。这样追溯出一条先验的历史逻辑,然后我们发现在实际上,这一历史逻辑如何被渐次充实。 这种对历史进行重构的方法与所谓辉格史有一定形似,都是以现代处境作为结果,马后炮式地向前回溯。但区别在于,首先意向历史的重构是自觉的,是经过反思而采取的视角,而不是未经反省的成见;其…

阅读全文

博士论文后记

6月1日终于完成博士论文答辩,总算放下一桩大事,该逐步重建荒芜已久的博客了。先写两句答辩后的随感吧。 我的博士论文没有添加“后记”或“致谢”,直接是在结语的最后一段以反身考察的形式嵌入了一段对吴门师友的感谢。这一方面是我论文“自我缠绕”的设计,另一方面也是我不太想太刻意地在论文最后抒发一段感情。 之所以论文需要有致谢的环节,在我看来,主要是为了表达对口语环境的确认和尊重。因为论文凡是得益于任何书面资料,都可以通过恰当的引注在正文中表现出来,但受益于口语环境的部分,却很难引证。比如吴老师和讨论班中的同学们对我的帮助,恐怕比任何一部文献的作用都大得多,但我却几乎引不到他们具体的成文论述,因为这些影响大多发生于讨论班这一口语环境之下的。为了表示尊重,像学位论文这样必定得益于口头传统的论文,确实是必须要有致谢这一部分的。 不过学位论文主要的功能还是应付学位,就学术生涯而言也顶多是一个起步,远远不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