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道白皮书3.0(Q&A版本)

华文道白皮书3.0(Q&A版本)

1.华文道是什么?

华文道是基于区块链上身份标识形成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旨在聚集勇敢探索Web3世界的华人开拓者,同时也吸引中华文化的爱好者,让中华文明在数字时代焕发新生。加入Web3大潮,我们不以华人身份和使用汉字为耻,不必伪装成外国人自我宣传,也不必追在西方人身后吃残羹剩饭。华人以及中华文化应该自信和主动地引领时代浪潮,成为丰富多彩的Web3新世界中不可轻视的组成部分。

2.华文道的共识基础和身份标识是什么?

作为华人,“华文”是我们的共识基础。中华文化向来海纳百川,古代儒释道并存、百家争鸣,现代也能够接纳西方文化、拥抱全球化。在思想、观念、信仰、生活方式等层面,我们追求多元,兼容并包,但汉字是所有海内外华人乃至大中华文化圈的公约数。汉字承载着中华文明的数千年底蕴,也将是在Web3新大陆上重建华人文化的基石。我们将自豪地把华文铭刻于区块链历史。

3.汉字有什么特点?

我们用汉字作为社区成员的标识,每一个社区成员都有专属于自己的“名字”。汉字是天然最适合于作为NFT身份标识的文字。在世界现存的文字体系中,汉字是独树一帜的。汉字既不是字母也不是单词,它是一种独特的“元文字”,每个汉字都是一个独立而开放的节点。汉字正如去中心化社区成员那样,一方面,每一个个体都是棱角方正、独立而自足的;另一方面,每一个个体只有在上下文的搭配和串联中才发挥出恰当的意义。既独立、完整,又多义、多用,可扩展、可组合,未来可以发展出无数独特的社区玩法。

4.华文道发行了哪些汉字NFT?

我们在比特币区块链上以atomicals铭文协议发起了两套汉字NFT:古典版和现代版。古典版是《千字文》,共1000个不重复的繁体中文汉字。现代版选择了“GB2312”字符集,共6763个简体中文常用字。启动宣告见此:https://twitter.com/epr510/status/1746151942139564438 ,铸造教程见此:https://twitter.com/epr510/status/1746155299310862747

5.为什么选择《千字文》?

《千字文》是一篇构思巧妙的韵文,『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古今中国文人都耳熟能详,是中国古代人必读的蒙学经典,也是古代日常排序列数的主要方式。这套字定位于吸引一些人文艺术和科技领域的文化精英加入,在web3复兴中华文化。这套字dmint的难度较高,且我们希望拿来赠送一些铭文外行人士,起到交流破圈的作用,所以我们发起团队早前已经启动了铸造,并有了少量预挖。当然仍然应该算是一种半公平启动(fair launch)。

6.为什么选择“GB2312”字符集

1980年制定并作为国家标准推行的GB2312,标志着中国人在1980年代勇于投身信息革命的开放和进取的姿态(参考早前推文https://twitter.com/epr510/status/1745121870406648263?s=19)。这套字符集收录了6763个汉字,数量对于一个NFT社区的起始阶段而言恰到好处。它涵盖了简体中文日常语境中99.99%的使用,虽然缺少许多常用于姓名的生僻字,但显然已经足够丰富了。现代汉字集比千字文的dmint难度更低,几十分钟甚至几分钟就能挖出一个字。字符集内部不再设置难度区分,每一个字都是平等的(当然大家可能会自发根据字本身的意义来认定稀缺程度?)现代汉字是完全公平启动的,启动时间是BTC网络达到区块高度 826308,之后开始Mint才有效。按照估计,大约是北京时间2024-01-18 15:07分。

7.什么是公平启动(fair launch)以及为什么要公平启动

从比特币开始到早期的山寨币时代,“公平启动”其实是加密运动的共识。区块链的意义就是去中心化,而所谓去中心化,最基础和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货币发行的去中心化,不由央行或美联储这样的中心化机构发行和调控。本质上说,比特币并不是中本聪发行的,中本聪发布的是一套公开透明的网络协议和一套开源免费的应用程序,然后包括中本聪在内的所有人都可以平等地根据协议挖矿,挖矿才是比特币发行的过程。而这一玩法在以太坊及其引领的新生态中被放弃了。虽然智能合约更有利于项目方融资,但许多项目其实压根不需要融资,发行与其说是为了融资搞建设,不如说变成了投资人和项目方获利套现的过程。我们认为这是不符合加密运动的初心的。而比特币铭文的兴起,反映了加密社区回归公平的愿望。在公平启动中,资本方和发起人仍然可以在入场的时间先后、投入的资源多寡、以及持有的信心高低这三个方面保持优势,并因为在初期更强的信心而最终获利,但这些方面对所有人也是公平和透明的。更多论述请参考我的文章:“三重伟大的加密文艺复兴”(https://yilinhut.net/2023/12/29/9432.html

8.铭文是什么以及为什么要以铭文形式铸造汉字?

铭文的技术可以追溯到2012年就在比特币链上尝试过的染色币(Colored Coin)方案,相比后来的智能合约,铭文是一种返璞归真、删繁就简趋势。它不支持(至少目前)各种复杂的链上自动化合约执行功能,回归“链上记录、链下共识”的模式。区块链只负责记录尽可能简单的资产和转账记录,而如何解读和执行这些记录则转为链下进行。这就保证了铭文资产更容易公平启动(上述)和全流通(即没有预分配、锁仓等有利于项目方和资本方的玩法)。另外,由于执行转为链下共识,其实提供了更灵活的扩展性。只要形成社区共识,那么我们未来也可以制定丰富的玩法,包括空投权、投票权、组词权等。我们目前采用atomicals协议的dmint技术铸造铭文,除了看好atom前景之外,主要也是dmint模式相对较好地解决了公平启动的问题。当然,铭文生态总体而言还处于极早期,技术上还远未成熟,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生态格局的不断变化,我们可能迁移到其它铭文协议,甚至不排除回到ETH等智能合约主链。

9.dmint为什么要挖这么久?

Dmint以POW的方式铸造NFT铭文,《千字文》的难度设置得较高,需要数小时乃至更久才能铸造一个字,GB2312现代汉字的难度设置稍低,但每个字也需要数分钟到数十分钟时间。POW机制是一种故意设置的门槛,如果毫不费力就能铸造,那么就有可能有人批量建立钱包账号,同时抢光大部分NFT。在以太坊生态中,铸造门槛是通过NFT的售价或者白名单制度构成的,但这种玩法相对中心化,而且也让资本方或项目方过早获得巨大利润。在公平启动(fair launch)的前提下,又要保证玩家有序入场,且有一定的付出感和参与感,然后发起方又不能直接挣到钱,综合来说,算力挖矿的机制是最好用的。

——20240115-22:49注:由于wizz官方钱包技术升级,mint速度明显跃升,现在的体验变成挖得太快了。《千字文》系列迅速已被mint完了。但是我们已经布置了gb2312的启动规则,现在也理应尊重规则,这是fair launch的本意:当规则公开之后,发起人和任何看到规则的人都应该是平等的。

10.汉字铭文有什么用?

汉字铭文只是整个华文道运动的初始,后续可以承载无数进阶的玩法,由于去中心化的特性,再加上相关技术还会不断发展,未来的玩法其实未必遵循我的规划,在这里只是提出一些设想。

首先,汉字铭文具有MEME属性,标识着中华文明的“文化基因”(MEME这一术语的本义)。我们可以用非常简单的口号来宣示我们的文化:华人站起来了、把汉字铭刻在链上、我用汉字我自豪,等等。

其次,与以往以各种分散的形式铭刻的汉字不同(如汉字域名等),我们是以NFT的形式成套发布的字符集,因此可以兼具早前各种NFT社区的玩法,如社区投票、抽奖、空投、俱乐部准入门槛、发行新系列(如头像、艺术品)、组合(如组词、造句)等等。

同时,NFT可以作为社交媒体上的身份标识。其它NFT是拿来做头像的,我们的汉字铭文甚至可以拿来做用户名。比如我们可以约定千字文系列可以用空心方引号『』;现代汉字系列可以用方引号「」来在昵称或简介中标识,起到社区识认的效果。

最后,在汉字铭文的基础上我们还是可以设计精美的头像图片,我设想采用中国传统的测字法,按照阴阳、五行、八卦、吉凶、形意、笔画等维度,为每个汉字设计特征(traits),发行一套富含中国文化底蕴的汉字头像集。

11.将汉字铭刻在区块链历史上有什么意义?

“铭刻名字”是人类特别是中国人的一项根深蒂固的爱好,从古代的文人墨客到现代的顽皮儿童,我们都喜欢在自己创作或收藏的作品上印上自己的名字,也喜欢在自己所到之处刻上署名诗句或者单纯的某某某到此一游。古代人相信知道或说出一个人的真名就蕴含着某些神秘的力量,算命测字、巫术厌胜,都是针对名字。哪怕是对于无神论者而言,名字与一串编号也是不一样的,“名字”不是某种单纯的标签,而是独立人格的承载者。所谓“青史留名”是无数仁人志士的最高追求。当然,这不只是中国人的专利,西方科学家也会为科学发现的优先权、冠名权而争先恐后。但在古代中国,记史活动特别地被制度化了,左史记事,右史记言,史官制度也是中华文明特有的治理模式。史官在治理体系中既扮演着提供礼仪标准和意义寄托的宗教性职能,也扮演着负责监督和考评的现实职能。区块链的实质就是“不可篡改的公共历史记录”,而“字”则是独立自由的人格标识,古代人把字铭刻在“汗青”“史书”之上,而今天我们把字铭刻在区块链上,这本身是一种仪式性的行动。而作为基于区块链建设的华人文化社区,华文道在未来的社区治理也可能进一步引入“历史”元素,可以产出各种形式的带有历史元素的产品,如Web3档案库、历史文化NFT等等,在“新大陆”进行文化输出。详见我2022年发表的第二版华文道白皮书(https://yilinhut.net/2022/09/30/8617.html)。

12.你是谁?

我曾在北京大学哲学系攻读科技哲学(本科和博士),在博士期间(2013年)了解并加入比特币世界,成为囤币者(hodler)和布道者,陆续写作了数以十万字的区块链相关文章(见我的个人博客https://yilinhut.net)。我从一开始就醉心于比特币将给人类社会经济文化带来的全方位的革命性,并为能够亲身参与这一自由解放的运动而自豪。后来我入职清华大学,在科学史系做副教授,主要负责技术通史、技术哲学、媒介哲学等方面的通识课程,也写了不少半学术半普及的著作。相对淡出币圈,直到NFT的火热,吸引我重新关注到加密运动,我认为加密运动开始进入新的一个阶段了,在这个阶段,我又有了用武之地,因而越来越密切地参与各种活动。

13.你说的加密运动的“阶段”有哪些?现在这个阶段有什么意义?

我认为加密运动的第一个阶段是“发现”阶段——发现新大陆。主要是由中本聪开创的,它发现了数字世界中的一块“无主之地”,源源不断的财富能够在一个脱离任何旧势力的管辖范围的地方涌现出来。

第二个阶段是“淘金”阶段,新大陆的财富神话在旧世界流传,吸引了一波又一波淘金客。淘金者赚了很多钱之后,通常仍然要回到旧大陆,他们把新大陆只是看作一个遍地黄金、充满机遇的地方,最终还是要回到旧大陆变现。

第三个阶段是“殖民”阶段,也是我认为我们正在进入的阶段,就是说我在新大陆赚到钱之后,不一定要把财富带回到旧世界,回到欧洲大陆消费,而是在新大陆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在这里“定居”下来了,也许偶尔还是会回到欧洲去贸易,但我的生活重心已经到新大陆了。因为在新大陆内部也有了丰富的社区、丰富的艺术创造、丰富的游戏娱乐、自足的经济体系等等。

第四个阶段是“独立”的阶段,就像美国的独立运动那样:新大陆的人不再愿意接受旧世界的安排,自己立法寻求自治。

第五个阶段是“逆袭”,在新世界诞生的文化和秩序,最终反过来改造旧世界。就像美国的民主政权反过来影响欧洲大陆,工业世界的运转秩序反过来影响农业生产,等等。

我认为,最终新秩序逆袭旧秩序,是从第一阶段就肇始的大趋势,但是新秩序具体有怎样的文化习俗等特点,是在第三阶段奠定的。五月花号上那上百人的清教徒文化,最终奠定了美国文明的底色。那么未来的数字文明应该是什么样的,也将在眼前的运动中埋下伏笔。而我希望在这个未来文明的多元底蕴之中,能够留下来自中华文明的色彩。

14.你在这个社区中扮演什么角色?

我当然是华文道和汉字铭文系列的主要发起人,或者说发起团队中的领头人。还有许多老朋友和技术专家和我一起推动这一运动。不过,我们是一个公平启动(fair launch)的运动,本质上是没有“项目方”的——所以我宁愿称之为运动,而非项目。所以原则上说,我和所有第一批参与铸字的朋友,都算是这一运动的共同发起者。这一运动未来走向何方,也将有我们共同协商和缔造。

当然,这不是我想推脱责任的遁词,只要社区没把我轰走,我是愿意在较长时间扮演社区凝聚核心的角色的。我自己在《千字文》方面有少量预挖,但主要将用来赠送和抽奖;在现代汉字集(GB2312)发行时我和所有看到公告的朋友是平等的,我会自己铸造一些,也会在二级市场购买一些,但不可能跑路套现。说不想赚钱是虚伪的,但作为2013年以来的囤币者,我也不可能非常短视。我坚守比特币“玩家”的身份,我们在做的是轰轰烈烈的“社会实验”,成功了名利双收,失败了也不失体面。

在社区形成之后,我们也可以定期或不定期举办AMA或沙龙活动,聊炒币聊羊毛(这些我不擅长);可以聊国情聊润学(无论身处海内外,华人在数字世界中也是平等的);我也可以发挥所长,和大家聊区块链革命、聊技术史和技术哲学。除了口头聊天之外,当然我们也可能在经济方面牵线搭桥、互相帮助,我个人愿意少量(没太多钱)赞助一些华人创业者(前提是必须以华人为自豪而不是假装洋人项目)。

另外,围绕中华文化的古今对话,我也会开展一些运作,例如联络华人艺术家为千字文或汉字主题创作艺术品(已经在联络中);鼓动更多圈外的华人学者精英加入Web3运动(我也一直在这么做);主持区块链历史的编纂和写作(包括开发相应NFT藏品)等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