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科学技术无疑大大促进了生产,但是是否真正提高了生产的效率呢?如果以“单位时间完成的工作量”来定义“效率”,那么这显然是没有问题的;然而,如果我们把“效率”理解为“产出与消耗之比”,那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因为“消耗”不仅仅包含投入的时间、劳动量、资本等等,还应该算上能源、环境的消耗——就好比你计算烧一盘菜的投入,除了当时就直接投入的原料、调料的成本和厨师的劳动量等等,不要忘了到了月底才结账煤气费!

 举一个例子来看[1]——“农业现代化”缓解了耕地匮乏和粮食紧缺。相比于封建社会的小农经济和原始社会的火耕经济,现代机械化大规模的农业经济的高产确实令人骄傲,但是,现代农业真的那么值得津津乐道吗?一些事情并不如表面上显示的那样简单,事实上,“刀耕火种比灌溉农业‘绝对成本’更低[2]”而且,“焚烧使土地更为肥沃,大树呼吸到更多的空气,而且有规则有计划可控制的火耕使易燃草木减少从而阻止真正的恶性森林火灾的发生。”[3]照这样看来,相比灌溉农业,火耕农业也并不是不堪一提的,那么机械化现代化的农业又如何呢?

 当然,火耕农业很明显是一种能量浪费,它烧掉了上百年才成长起来的树木并损伤了土壤的腐殖质层,而它带来的肥沃也稍纵即逝。不过,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比照看现代农业,看看现代农业依赖的是什么?——机械、化肥、农药!驱动机械的动力和制造化肥的原料哪里来?——石油!当我们嘲笑火耕经济烧掉几十年才生成的树林(那毕竟还是可再生资源)为浪费和落后的时候,我们所谓高产和先进的现代农业“烧掉”的却是千万年才生成的石油!我们嘲笑火耕经济那样大动干戈地烧掉一片林只能将土壤肥力提高短暂的几年为低效,而现代农业一年需要施肥多次,还在不停地使表土流失,这种效率究竟是更高还是更低?只有一个问题是十分清楚的:现代农业使用农药的残留给土地的损坏倒是能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从农业的例子我们看到,提高了产量不等于提高了效率,相反,可能是技术越发达,对能源与资源的浪费反而越多、对生态和环境不可逆转的损耗也更增多。就像是我们今天正吃着现代技术所提供的丰美盛馔,比起过去辛苦劳作整天才能端上的一桌粗茶淡饭而言,感受当然妙不可言,却从不考虑月底还要寄来账单的那些事情……

 科技,从根本上否定现代技术是不切实际的,否定人类在科学技术上的伟大成就也是不妥当的。关键在于如何去理解这些成就。现代人过于为科技的成就沾沾自喜,却忘记了发展科技的意义何在。钱穆先生说得好:“乘飞机,凌空而去,只是快了些,并不见得坐飞机的人,在其内心深处,便会发出多大变化来。若就内心升起深微的刺激而言,有时坐飞机不如坐帆船或骡车,有时更不如步行。明白言之,发明飞机,发明电灯,那种求知心灵的进展是可惊叹、可夸耀的,至于坐飞机与用电灯,则依然是一种物质生活,依然平浅,没有多大的深度,正犹如你吃着丰美的盛馔,穿着华丽的服装,同样不能提高你的生活价值。”[4]

 科技的进步毫无疑问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重要体现,但是现代人理解这种成就时,却把享用科学、挥霍技术这些物质化的东西视为傲慢的资本,这便完全扭曲了科技进步的真实意义。正如 钱穆 先生所言,发明飞机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有理由为坐飞机,飞得快就狂妄和窃喜。

 我们当然要发展科技,而且应该大力地推动科技的发展。然而,更为关键的是,摆正科技对于人类的意义和位置。科学不是万能的法宝,更不是至高无上的信条,科技与哲学、艺术、宗教等等一样,都是发自于人类对于美和高尚的追求。科技本身,只是人类追求真、善、美的一条道路而已,而不是唯一的道路,更不是道路的终点!路子走得好,科学确能成为“第一生产力”;路子走岔了,科学亦能成为现代文明的“第一破坏力”!

 2005年12月8日据旧文摘选


[1] 这里直接摘取了我《生态哲学》中的段落

[2] [美]唐纳德•L•哈迪斯蒂:《生态人类学》,郭凡 邹和/译,文物出版社2002年版,第52页

[3] [德]约阿希姆•拉德卡:《自然与权力——世界环境史》,王国豫 付天海/译,河北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49页

[4] 钱穆:《湖上闲思录》,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0年版,第82页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